南极冷圈守墓人

一条咸鱼。
所有关于更文的承诺全都不可信。

【银鹰】What a fucking guy I taught!(脑洞扩展,师生AU)


脑坑:中学体育老师Clint Barton暑假参加一个跑酷俱乐部的时候,发现俱乐部王牌,跑酷明星,少女偶像却是学校里自己手下德智美劳全面发展就是体育不及格的文弱好学生Pitero Maximoff,这小子甚至还染了头银发╮(╯▽╰)╭

————大纲体——不负责产物——线下正文——AU私设——欢迎勾搭——啦啦啦————

Clint在Pitero从高低杠上掉下来的前一秒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的腰,健壮的胳膊把这卷发小子撑起来举高,让他重新扒拉好杠子。

Pitero脸部肌肉都要虬结了,噢不,这小伙儿有些营养不良,双颊凹陷着,完全看不到肌肉的迹象,苍白又瘦弱。他吃力地撑着杠子做第三个引体向上,好样的,手肘过去了,噢加油,肩膀过了——

Clint缓缓松开了手,往后退两步仔细观察着Pitero的状况。他几乎都要被这倔小子流下的汗给浸透了。Pitero艰难地完成了第三个,憋一口气任由地心引力把自己带下去,蓄起劲撑第四个——

Pitero摔下来是迟早的事,Clint在他跌坐在海绵垫上的同时立即张开双臂拦住身后被响声惊动的其他学生,护住Pitero:“怎么样Pitero?”

Pitero用手背抹了把汗,呼出一口深气,抬头看了高杠一眼,表情挫败又不甘着摇了摇头:“Mr.Barton我没事。”

他把自己从垫子上撑起来,趿拉着脚挪到一旁坐下,搓了把脸,为自己能否顺利完成高中学业感到了深深的担忧。

……

然而成绩发下来的前一天他被传唤到了教导主任Romanoff女士的办公室,自己可亲又机灵的招人喜欢的体育老师Barton先生也在那儿,他架着脚手里转着一支笔,看向Pitero的眼睛里跳动着毫不掩饰的喜悦和…邀功?

Romanoff女士夸赞他非常优秀,所有功课都是A,是学校的骄傲。他难以置信地反问:“全是A?包括体育?”

Natasha女士沉稳地点了点头,眼角却不自觉又或者是有意地瞥向Clint老师。Clint笑得那叫一个阳光灿烂:“恭喜你Pitero,是的,体育也是A。”

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他也不是那种又蠢又死板的学霸,于是他非常郑重地感谢了Romanoff女士和Barton老师,腰都要鞠成90度了。但Clint却哥俩好地一把搂住他肩膀踢开门往外走,暗戳戳地傻笑着压在他耳边说:“Pitero要加油把身体练扎实啊,老师我可是卖艺卖身才给你弄了一个A的体育,今后再考的话可一定不能漏出马脚来啊。所以,暑假加油锻炼,老师我看好你啊Kid!”

Clint呼出的热气喷在他耳边,Pitero的耳根慢慢红透成一颗大樱桃,散发出甜腻腻的费洛蒙味儿。

……

暑假里的Barton老师很清闲啊,跟自己前男友Phil Coulson分手以后有点伤心落寞,不停地射箭射箭射箭射到公寓里到处都是洞。

好基友Tony Stark在给他买了几大箱子飞镖飞盘却也都惨遭毒手之后终于忍不住了,抄起钢制锅铲把手里还握着弓的人按在灶台上就狠狠抽了一顿,这人分个手连饭都不吃了这叫什么事儿啊!Tony这样想着,有钱任性不由分说地给穷鬼Clint办了一张地下跑酷俱乐部的会员卡。

Clint穷惯了的人啊,见不得绑定卡就这么被糟蹋了,接过卡心疼地抖三抖,却还是屁颠屁颠地换上跑鞋照旧背着他的宝贝箭,就去了地下跑酷场。

满眼扑面而来的大叔小鲜肉,弄得Clint这偏爱男性肉体的心一颤一颤儿的,有种强烈的预感自己要花开又一春了。

他穿越人海,找了个制高点,享受着宽阔的视野。然后——

一个银发小子霸气侧漏地就闯进了他的视野,Clint的角度只看得到他的头顶的银毛,却依旧被他牢牢吸引住了眼球:

绝佳的技巧,开挂的速度,矫健的身姿,耀眼的银发…

他简直只花了十秒钟!就跑完了将近一千米的各种乱七八糟刁难机关的赛道。

Clint的沧桑中年心都要荡起双桨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的内心叫嚣着啊啊啊啊啊啊帅飞了好帅啊啊啊啊帅哥求嫁啊啊啊啊啊啊!

仔细想想,和下面那些中学小女生倒没有什么不同呢。Clint,你刹那间年轻了二十岁,恭喜。

……

Clint跃下高台,逮住一个人就问刚才那银发小子是谁,那人毫不犹豫:“我老公。”

…噫!

最终Clint从一伙子痴妹中打听到银毛小伙子是俱乐部王牌跑酷明星,自加入俱乐部并开始崭露头角后就再没有输过。

Wow!

Clint扒拉开人群往王牌身边挤,挤啊挤,挤啊挤,挤到大伙儿都散场了他才操蛋地挤过去了。

What a fucking day it is!

Clint暗骂一句,抬起头来———

“Pitero Maximoff?”

Clint的眉毛简直要打出一个结,这他妈的是Pitero●弱不经风●体育过不了关●Maximoff?

Pitero笑吟吟地看着他,骄傲又性感着邀宠:“Mr. Barton,看,我做到了。”

……

半个月后的Clint的公寓,在墙上的箭孔都被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一个个填好的卧室里,Clint大口喘着粗气,摸着身上的人结实性感到让人舍不得放手的肌肉块,还觉得一切都有点不真实。

下一秒他就不这么觉得了,年轻人粗硬的火热擦过他的敏感腺,生涩却有力地粗暴捣弄着,简直要把Clint爽到昏过去。

“Pitero——Pite——Kid——”他用鼻音黏黏腻腻地哼着年轻小伙的名字,挣扎着抬起上身咬上他的嘴唇,“缓一点儿——”

Pitero像一头得到鼓励的小豹子一般,把可怜的老年人操/弄得更狠了。

What a fucking guy I taught…

Clint迷迷糊糊的这样想着,又无奈地反驳自己在大脑昏睡过去之前迅速填上一句:

But I love him.








评论(3)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