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冷圈守墓人

一条咸鱼。
所有关于更文的承诺全都不可信。

【银鹰】飞镖,跑鞋,与巴顿〔丧病亲父子设定,乱伦警告〕


非常丧失的亲父子设定。

Pitero Barton从六岁起开始展现他在跑步上的天赋与对自己父亲的不正常迷恋。

再等他稍微懂事一点儿的时候,他开始尝试引诱他的父亲。

警告:剧情飞速刷过,父子乱伦,此皮特罗非彼皮特罗设定,OOC警告。

以及灵感来源于一篇SPN的DS文 Family secret ←洋妞的,文笔好到炸,让人分分钟想起洛丽塔。

非AU,有私设。接受得了这个基本设定的话,欢迎抽打Lo主以激发更文动力,恩!

这里阿翔,小透明一只求扩列。

—————————————————————————线下正文———————————

Pitero并不太常见到他的Daddy,他总是很忙,近乎两月一次的回家时也总是眼袋浓重,额头细纹横生。

但他还是会扬起最大的笑容拥抱并亲吻他的妻子Laura,吻女儿的头发叫她小公主,搂起大儿子用厚重的大手轻拍他的背并夸耀他又见长的身高,最后把总是光着脚从房间里“咚咚咚”扑到门口的Pitero从自己裤腿上扒拉下来,卡住腋窝把人举上头顶,眼睛平视着小儿子并用胡渣亲昵地碾Pitero的脸。

Pitero这个时候就会清脆响亮地喊出“Daddy”然后双手捧住Clint的后脑勺把自己整个人都糊上Daddy的脸,腿弯跨上人宽厚结实的肩膀,扒拉稳了就再也不下来,直到Clint示弱性地拍他的屁股才肯放过他年长却喜欢逗弄人的父亲。

坐下来吃晚餐的时候Clint的儿女们一般都会发现换好家居背心的Daddy身上新添的伤口,小臂上的疤痕从来就没有要消失的迹象,耳朵后边和脖子,小腿,以及虽然看不到却不难猜测状况如何的胸膛和腰背。

Clint有时候会很大方地撩起衣摆用来阻绝好奇的炽热目光,并向两个儿子一本正经地解释这是“勇士的徽章”,然后就憋不住笑起来虚掩住女儿的眼睛说“Hey honey,公主只需要拥有有徽章的骑士就行了,可不要给自己也在身上挂一套。”

在姐姐Lila咯咯笑着,Mommy弯着眼睛摆上玉米浓汤,哥哥Cooper吹着口哨说cool 的时候Pitero坐在他的高板凳上沉默着盯着Daddy胸膛上结了些许痂的伤口,那很宽很长,一直从肋下蔓延上乳晕。

Pitero握住叉子搅着自己盘子里的面条,觉得喉咙里像是被蛋黄酱糊住了气儿,无意识地用舌头扫着上牙床,有种给Daddy舔一舔的冲动几乎要抑制不住。

想从肚脐一路舔上去,舌尖滑在那焦糖一样颜色的疤痕上,Daddy的肤色又像是全麦面包,加红豆的那种,一路舔上去直到淡咖啡色的乳头,他想吮吸它们,让Daddy的手落在自己头顶上抚摸,像Pitero还需要哺乳的几年前一样。

沙发,电视机里的些微嘈杂,挂钟的摆动,柔软的发丝,毛线球,窗外的鸟鸣,风吹窗帘,香甜的乳汁和脸颊能够靠上的细滑的触感——Pitero觉得脑子里似乎打翻了一罐牛奶,浓浓的奶香就直接化在了味蕾上。

他咽下一口唾沫,往嘴里塞了一口面。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