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冷圈守墓人

一条咸鱼。
所有关于更文的承诺全都不可信。

【探鹰/基鹰】如何与指挥官搞上床(PWP,Spanking警告)下

放完这章这篇PWP就完结了嗷。

我知道肉很生涩很不好吃然而还是想写,毕竟我是要成为黄暴大手阿翔翔的Boy!是个要上霍可皑三百年的Boy!

以及温馨提示这章结局很坑爹!高能预警!CP洁癖的旁友们温馨提示可以绕道因为真的很坑爹恩。

以下:正文↓↓↓↓↓↓↓
当克林特被长官压在桌子上时,他甚至还不合时宜地吹了声口哨。

于是换来了屁股上狠辣的一巴掌。

他疼得臀肉一缩的同时,科尔森掐住了他左边的乳tou,捻捏揉搓着。

这感觉很妙,他经常在深夜想着面前的从前从未够得到的火辣长官,抚慰着自己难以平息的yu 望时,也会揉捏自己的胸前。他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刺痛与麻痒,然而在他长官不轻不重地缓缓攻势下他才发现自己的ru 头敏感得似乎能让他直接射chu来。

他情不自禁地抬腿环上了长官的腰,屁股故意地蹭着他长官包裹在西装裤下的yin茎——对,又收回裤子里去了。在他帮科尔森做了个口活儿之后舔舐干净长官的性qi,并重新放回裤子里拉好裤链甚至已经成为一种本能或者说肌肉的记忆反应——天知道他在那些淫mi的,湿漉漉的,粘糊糊的梦里肖想了多少次他的长官一身整洁又禁欲的黑西装,却为他,为他独一个,忍受着勃qi的欢愉与煎熬。

好了,他的那些美味的梦,他发现,加起来滋味都不如现在的十分之一。
.
科尔森揉捏着他的乳tou,他的手指干燥而粗糙,却又踏实而性感。

他大拇指的指腹在克林特的ru 晕上不急不缓地抚摸着,那些颗粒颤栗着抖动着站起,科尔森抚摸着它们,像在安抚睡梦中惊醒的幼童,温暖而绵密的触感让人爱不释手的同时也催发着人心底的邪欲。

于是他换成用食指与中指弯曲着夹着克林特的硬粒,向上拉拽着,那很疼也很难捱,克林特压抑不住地发出喘息声。

他的长官发出一声陌生的短促的笑声,他倾身推进,手下加重的掐弄让克林特的脚底止不住地磨蹭着长官的腰背,妥妥贴贴的衬衫外套被蹭皱,科尔森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皱:“特工,很多次你因为急躁坏了大事。”

“Come on”克林特抬起手臂捂住自己的眼睛,禁不住呻yin一声,“长官,您告诉我适当的时候应当保持沉默。”

“是的特工,这是正理”,科尔森扯下他环在自己晚上的腿,“然而我主宰战局,”他搂着克林特的腰把他翻了过去,按沉了他的背,让他的屁股撅的很高——那很诱人,肉乎乎的,泛着红色的明亮光泽,“所以,我是最不该被提醒沉默的那个”他抬手抽了眼前晃动着的不老实的屁股一巴掌,“安静特工,听我指挥。”

克林特简直要尖叫了,他的长官真是火辣得不要不要的——出乎人意料的,骨子里的控制欲隐匿着却随时随地无声地充斥了空气。

“Yes,Sir.”克林特甚至主动地跪坐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的屁股辣得要死——特工第一课,用好自己的优势,“我保证我第一次这么听你话。长官,接下来要怎么做?我们是继续伺机而动,还是直接干死他?”

科尔森揉了揉眉心,就像他平时被手下特工弄得头痛不已那样,迅速又大力地抽眼前的屁股。“啪”“啪”“啪”。

“Barton”他又抽了他两下,发出厚重的诱人的声响,“一句话,五个巴掌。”

克林特笑着,“Sir,这甚至说的上是奖励了对我,我在想要不要连续说几个短句子——像我爱你呀,我很想你,我想和你度过一生之类的…”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炸开的疼痛截住了话头,科尔森的手毫不放水地抽打着他的屁股,现在有点难熬了,一组二十下巴掌下来,克林特撅着屁股大喘气,“Sir,您真是严苛得…”

科尔森抱着手臂看他,“不止如此,在你停下你的嘴之前我不会下命令让你有进一步的行动,特工。”

克林特睁大了他的圆眼睛,“长官,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么?”

科尔森挑起嘴角貌似笑了一笑:“我不会干你,对,以及,特工,你的嘴为你赢得了十下巴掌。”

克林特认命地喘息了几声,闭紧了嘴,撅起了屁股。

科尔森抱着手:“你自己抽,我看着,特工,执行命令。”

“Come on…”克林特反手到身后,他摸了摸自己的屁股,烫热的感觉仿佛在委委屈屈地shen吟:“别打我了好么,疼得要死的呢,你是不要我了么主人,要不然怎么让你的嘴不停地巴拉巴拉,主人我和他有仇的呢,他在报复我…”

克林特一巴掌抽上了自己的屁股,“啪”地一声巨响通过骨传导显得无比清晰,他想他知道了长官此时的感受,停不下的嘴实在是太讨厌了,简直就是为被人干得说不出话所准备的。

他简直像不要这个屁股似的,或者是把它当成了福瑞那个老伙计,就这样“啪”一声,颤动几下臀肉地一巴掌一巴掌地抽下去,起落有秩,响声优美。

那些本该存在于他脑海里的羞耻啊尴尬啊就像神盾那艘航空母舰,明明真实地停在那儿,占了老大一块地,然而就是没有什么卵用。

科尔森任由他揍着自己,他从克林特的双腿jian探出手去握住了他的yin茎,他们颤颤巍巍地硬在那,湿漉漉滑润润的。科尔森在他们滑腻的表面上揉搓着,于是它们硬得更厉害了,沉甸甸的美好触感。
科尔森在克林特的手背上拍了拍:“特工,打开你自己,现在。”

克林特尝试了一下反着手插 ru 自己,然后果断地撑起身子翻转过来,双腿/大开,他舔湿自己的手指,移到胯下,拨开肿胀的臀缝,然后慢慢推进。

起初有些干涩,科尔森抚平他皱起的眉头,手下也越发迅速地撸动着他的硬具,手指揉捻着上面虬结的青筋,圈住他的gui头下部,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指腹刮着它。

克林特的嘴无意识地张开着,他的两根手指很顺畅地打开了自己,比平时自己做更加迅速。他的手指在自己体内搅弄着,似乎觉得还不够,他有意地斜着擦过自己的前列腺,头顶的灯光印在他半失焦的眼睛里,让他的眼睛蓝得惊人。

是科尔森的手撸动着他,这个认识让他很快就要到了,不得不承认他长官有一手绝佳的手活。

克林特的眼睛蓝得似乎要反光,脑子里的白芒开始一点点征服他的理智,他自己的手指捅在他的屁股里,甚至让他觉得还不够,于是他加入了一根,三根手指也并没有让他好受点,他渴得惊人。
.
科尔森盯着他逐渐失焦的眼睛,手下的动作越发粗鲁与迅猛,在克林特到的那一刹那,在克林特眼睛蓝得美艳至极的那一刹那,他猛得掐住了头部,阻挡克林特跨向极乐。

“Sir!Sir!”克林特的右手推着他的胸膛,声音拔高而尖锐,他像濒临死亡的人,努力地抓住手边的任何一件东西。他的指尖似乎要扣紧眼前人的胸膛,眼睛蓝得近乎透明。

“SIR!”他无力却饥渴地尖叫着他长官的名字,“Coulson!Sir!Phil!Phil…”

“Please!Please!”他挣扎着想要扯下眼前人掐住他的手,奋力地扭动着,“fuck you!Phil!Ple…ase…Please!Plea…”

眼前的人猛地抽了他一巴掌,“啪”地一声,克林特毫无防备地被抽得脸偏向一旁,他迷茫地转过头来:“Sir…?”

面前的人掐住了他的脖子,卡得很紧,几乎要把全身赤luo的他从桌子上整个地抬离。

克林特的脸因为缺氧涨得通红,他抠弄着掐在脖子上的手,双腿乱蹬着,他难以置信地睁开眼睛看着近处的脸,在毫无防备的时候被亲密的人这样对待,克林特的帽子里一瞬间被特工学堂里的各种残酷刑法所充斥,他的脑子尖叫着排斥他的想法,他的身体无力地挣扎,他似乎在堕入哪个可怕的梦,梦里是……

下跪的平民

坠毁的航空母舰

神盾的追击

Natasha的拳脚以待

以及……

科尔森的血……

科尔森的血充斥着整个世界,科尔森的血粘腻着沾满了他的全身,科尔森的血直冲到他的心底,将他的心击得粉碎。

……
眼前的人放下了掐着他脖子的手,下一秒又捏紧了他的下巴。

“Hawk,睁开眼,看看我,到底是谁?”

克林特从脑子里炸开的疼痛与黑暗中清醒过来,抬起头,睁开他湛蓝的双眼:

“BOSS.”
.







【我知道你们可能都WTF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嗨,吃基鹰安利么!】

鉴于先前给基友看的时候他没太明白于是这里解释一下剧情(个鬼啦PWP讲个毛的剧情):

大概就是基神变成寇森的样子用Spanking帮Clint从搞死长官的愧疚中解脱出来当然这是为了有个好帮手能尽快地统治中庭,然而抽着抽着擦枪走火开始干了起来但小鸟却依旧喊着自家长官的名字于是基神中二了拈酸了不爽了让小鸟清醒过来认识到干自己的是老板而不是以前的发际线长官,就是让他清醒过来的方法有点粗暴又掐又打的反正目前还不是自家老婆所以不心疼(什么鬼哈哈哈哈哈)

恩大概就这样。

然后来个愉快的END!

嗷嗷嗷完结大喜!!!

评论(8)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