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冷圈守墓人

一条咸鱼。
所有关于更文的承诺全都不可信。

【探鹰】如何与指挥官搞上床(纯PWP 生涩的肉 Spanking警告)上

Spanking警告!纯肉警告!OOC警告!浪荡啾警告!结尾屌乱警告!
第一篇探鹰就这么多警告我也是【捂脸】
写得不好请菊苣们不要大意地批判我谢谢!
以下:正文↓↓↓↓↓↓↓↓↓↓

“Sir.”克林特手肘撑在桌子上,臀部撅高摆出一个献祭的姿势,“没错我想要这个,对,就是这个,揍我,用你的皮带,用你手边能摸到的任何东西,揍我,我想要,对,揍我,sir.”

“Barton,”科尔森扶着克林特的下巴抬起他的头来,眼神真挚的,对,就像看那些基本语法都写不对的新晋探员,“并不是你的错。是的,你被控制了,所有的非自然因素在神盾里头都只需写份报告,自责是不被需要甚至不被允许的,你需要有勇气接受下一次可能再次出现的非自然因素。”

该死的官方说辞。

克林特并没有因为科尔森嘴角的官方弧度而屈服,反而把臀部撅得更高了:“不,sir,不是自责,只是我需要这个,求你了Sir,给我,对,只是需要。报告我会补交上去,我知道的,粉色马尼拉文件夹。”

他偏着头对他表情僵硬的负责人一笑,渴求的神色透过他分不出是蓝色还是深绿的眼睛散发出来,灼烧着空气。

科尔森仿佛听到了空气中的噼啪作响。

“好吧,”他答应了,该死的他真的答应了这本不该被允许,甚至不该出现在负责人与特工之间的请求,“如果你坚持的话。”

“是的,我坚持,Sir.”克林特把额头抵上了桌面,他爱此刻正在抽皮带的男人。即使他的发际线从这个角度已经无论如何也看不到踪迹【并不是】。
.
很快,灼烧感吻上了他的屁股。

唔,很棒。

科尔森的手很稳,不急不缓,握着交叠了一折的皮带,任带尾在克林特包裹在紧身战斗服的屁股上肆虐。

“Sir.”克林特的额头在一次重叠在同一块皮肉上的抽打下在桌面上蹭向前,“请重一些,还不够,对,重一些。”

“Barton.”科尔森“啪”地一声将皮带抽在了他的大腿根,“疼痛能让你舒缓些什么吗?”

真是狠辣的一下。

克林特感到有一条蛇,浑身带着倒刺,从自己大腿根游过,开始把自己的屁股当成了猎物窟,不停地游走着,所经过的地方皮肉被刮得生疼,像火舌焚烧。

“不,”他说的话在经过大脑的途中就被疼痛赶了出去,“只是我的渴求。”

科尔森突然就停了手,皮带被放在桌面上,金属与木料相磕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克林特用手肘撑起自己:“Sir?”

“Clint”科尔森换了称呼,盯着他的眼睛,“告诉我,疼痛能让你舒缓些什么吗?”

“……”

沉默,压抑。

克林特抿了抿唇,干燥的感觉。

科尔森手再一次扶住了他的下巴,“告诉我,clint,疼痛能让你…”

“是的是的是的,”他屈服了,老天,原计划可不是这样的,原计划中他严厉火辣的长官可不会扶着他的下巴,中指还温柔地停在他耳垂上,“我一度以为是我害死了你,Phil,求你给我疼痛,我需要这个。内疚,愧疚,特工第一课就教会我们绝对摈弃它们,但疼痛没有。Phil,我需要,惩罚,疼痛。”

科尔森的嘴角漾来一个弧度,不官方,不严厉,却依旧火辣得要命。

“趴好Barton探员,还有,叫我Sir.”
.
“Sir~”克林特心里突然就轻了许多,你知道的,灵魂21克什么的那种飘飘然。他拉长了尾音喊再度拿起皮带的男人:“我不会告诉你,sir,我最喜欢你用短句子对我发号施令的样子,man爆了!”

科尔森迅速地抽了他一下,天呐可真迅速,用的是他的手掌。

“啪。”

一巴掌后是科尔森的声音:“既然是我对你实施惩罚给你疼痛,你就不该多嘴,Barton.”

“Yes,sir!”

“现在,脱掉你的裤子,屁股撅好趴在桌子上。”

哇唔。

克林特迅速解掉裤子,勾着内裤边抬头看他长官,下一秒就把它扯了下来。

抬脚从裤子里迈出来,克林特撅高屁股趴在了桌上。

说实话,他甚至比期待一份〔天不亮就去果园里挑选个大饱满的甜杏采摘下来,软软的,又糯又香,掰开里面汪着一汪杏汁,顺着手指流下来。然后被小心翼翼的剥掉皮,去掉核,放在小锅里熬,一边熬一边搅,大半天做出一罐子果酱来。加上刚挤出来的牛奶,用上等的黄油和面,烤出来的,香气溢满整个屋子的〕*金灿灿的派还要期待接下来科尔森要对他实施的惩罚。

“不许呼痛,不许挪动,”科尔森用绝对命令的口气说,“自己报数,没有限额,我认为够了才会停下来。懂了回答,Barton探员。”

克林特甚至有点硬了:“Yes…Yes,sir!”

“啪”一巴掌,盖在臀侧。

“1”

“啪”又一巴掌,带来痒麻的感觉。

“2”

“嗖啪!”

“3”老天他终于上了皮带,巴掌这种惩罚方式即使只是两巴掌就让他觉得难熬了。性¥爱¥前戏一样的力度让他硬得厉害。

克林特无所谓科尔森看到自己的勃¥起和肿胀的囊袋,他在他火辣指挥官跟前不止一次地表明过想做长期炮¥友的建议。

说爱太奢侈。Natasha也不止一次地说他是脑子有坑,对他这“奢侈”嗤之以鼻。

【TBC】
*一篇文里的描写,没记错的话是Tony主线的一篇洋妞的名文,觉得很诱人就引用了。侵删致歉。

评论

热度(69)